从一线员工到企业老总,疫情期间他们都做了什么?

 公司新闻     |      2020-08-04 15:14

疫情的忽然而至让中国实体经济发展受到影响,孕婴童门店作为实体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受到了一定的冲击。为保障民生福利,不少孕婴童零售业者疫情期间仍然坚持上班,用各种想得到的和想不到的方式开展门店经营。有母婴零售业者表示,疫情期间坚持营业并不是为了门店的业绩,更多是为了满足千万个母婴家庭的生活需求。

田丹丹是湖北宜昌孕味妈咪购母婴连锁旗下的一位店长,她所在店铺位于宜昌市中心医院正对面,万达商场旁边,店内主要经营孕妇及婴幼儿的各种产品。

2020年,是田丹丹进入母婴行业的第七年,也是田丹丹在妈咪购工作的第七年。这七年里,她从导购升为柜长,又从柜长升任店长,“我以前是一个性格特别内向的人,说话声音都很小,从来没有想象自己还能做管理人员。”在同事们的眼中,田丹丹也是一个温和亲民的店长,做事亲力亲为,也很少对手下员工发脾气。

作为疫情暴发中心,湖北省在1月份就已进行了全面的封锁,为了保障奶粉、纸尿裤等刚需用品的供给,妈咪购紧急搭建起网上商城,通过商城订购、电话订购、微信订购等多种方式满足客户需求。同时,门店又紧急动员居住在城区的10余名员工,安排部分员工居住在店内,负责进货配货,又安排其余部分员工用私家车组建起一支“战时配送队”,为不能出家门的消费者提供及时的产品供应。

疫情期间来门店上班的人比平常要少,但是每天接到的单子却比以往还要多,由于不能出门,宝妈催单派送的概率大大提高了。”田丹丹坦言,疫情期间,员工家属其实并不支持他们出门上班,但母婴产品是刚需,少不了一线员工的加班加点。田丹丹所在的万达店,每天都能接到几百张订单,店员需要一个个联系并为其配货,再由临时充当送货员的后台员工穿梭在各个小区送货。据悉,疫情期间,万达店最多一天的订单量达到了500多张,最忙时,连公司董事长王春莲也亲自下场送货。

田丹丹回忆,在封锁措施最为严格的二月,有一位预产期在当月底的孕妈妈,没有准备任何生产所需的母婴产品,又因为出行限制,只得向田丹丹所在的门店进行求助。为了让这位产妇能够挑选到满意的产品,田丹丹将店内相关品类商品一一拍照,并与她耐心讲解沟通。最后趁着这位孕妈出门做产检的机会,蹲在马路边将商品交到了她的手里。

在田丹丹看来,这既是她职业生涯中最难忘的经历,也是她作为基层员工本职工作的体现。“一线员工要有责任心,也要有奉献精神,在平凡的岗位做好每件平凡的事。”

同样是在湖北,同样是被封锁,位于湖北省孝感市的应城安安孕婴,由于毗邻武汉,经营遭遇到了更为严峻的考验。作为企业的中级管理人员,应城安安营运经理马应红一方面要考虑员工的安全,另一方面要顾及公司经营管理,在疫情期间的措施上,考虑更加谨慎和全面。

巨大的疫情风险让安安孕婴的一线员工萌生出了怯意,暴发中心武汉离家不远,员工们都担心这时候出门给顾客送货会有感染的风险,且过年上班,都是排班制,一部分员工已经回了老家,本地的员工又接到政府不出门的通知,就更不愿意出门上班了。上班员工会有风险,不上班公司就无法运转,怎么办?马应红给出的解决方案是,一边用销售目标鼓励员工,“本年度的销售目标已经完成了99%,最后几天了,你要放弃吗?”另一边保障防护用品供应,在口罩最贵的时候坚持买入并免费发放给员工,解决员工的后顾之忧。

“过年期间,应城很多母婴店都停业了,越是在这个时候,越是我们抢占市场、抢占顾客的时候。”门店停业,但宝妈们的刚需仍在,这时候抓住一部分顾客,对安安孕婴未来的经营发展有极大的帮助。马应红说,请员工们出来上班的另一方面原因是,安安孕婴在应城已经有多年历史,很多老顾客跟门店关系都很好,这种时候安安孕婴必须要挺身而出,尽到对这些宝妈们的责任。怀着不能失去顾客、不能对不起顾客的想法,马应红向当地的门店一线员工们发出通知,愿意的就来上班,不愿意可以呆在家里,最终组织了十来个人,能够应付4家门店的生意。

政府的禁止令下发后,行人不允许上街,安安孕婴的员工们想出了一个配货的方法,他们向有关部门申请了一个证件,早上八点之前和晚上六点之后允许上街送货,白天就在店内配货。开始实施这一措施的头两天,马应红一行人从晚上6点一直配送到了凌晨2 点,每天都要配送一两百单。“很多路都被封锁,原来可能过马路、拐个弯就到的地方,现在可能要走一两个小时,一些没办法过围墙送货的地方,员工就需要用吊篮给顾客送过去。”马应红说,对于疫情期间辛苦上班的员工,公司在回到正常轨道后都给予了相应的奖励。

中层管理人员如何打通公司上下层级?马应红认为,一方面是作为管理人员要注意培养下属,带好团队,另一方面也要考虑公司,任何措施要从公司发展的角度来衡量。“其实关于疫情,我觉得没有什么特别好讲的事情,无论有多辛苦,这都是作为一个团队老大的责任。”

在全国各地因为疫情被短暂封锁之时,很多人想不到,在祖国西北边陲的新疆,由于其特殊的战略地位,封锁程度相比湖北有过之而无不及。新疆喜阳阳爱婴百货有限公司区域总经理马丽娜向《孕婴童微报》表示,从疫情刚暴发的1月份,到疫情大幅度好转的3月份,新疆区域一直执行严格的封锁措施,行人、车辆一律不许上街,商店也全部关闭。

在这样的情况下,喜阳阳在大年初四就要求所有后台管理人员到公司留守上班,以保证商品货物的正常供给。到大年初六,政府对人员流动的控制措施更进一步,已经出了小区的员工不能再进小区,于是,在喜阳阳仍坚持营业的8家门店中,每家店均留守了2-3个人,靠着泡面和几张地铺坚持了数十天。

看到员工在店里吃不好、喝不好,连洗澡也成了奢侈,在住店半个多月后,马丽娜向周边的酒店商量,将留守店内和办公室的50余名同事送到了酒店,保证大家的日常生活所需。但在酒店住了仅仅10天,由于经常开车外出送货,喜阳阳的员工就被政府工作人员约谈,处罚并要求整改,所有人又回到了工作地点。“过年那段时间,新疆还在下雪,物流部的同事住在库房里,身下睡的是货物纸箱,毛毯、被子等物品也非常缺乏。”回忆起疫情期间,马丽娜觉得员工们实在太不容易。

员工们将自己暴露在疫情的危险之中,马丽娜最担心的也是他们的安全,“其实我们最担心的不是营业额,如果担心营业额,不营业的损失是最小的,员工上班,不仅要付出运营的费用,还要承担员工被感染的危险。”疫情封锁整整40天,马丽娜每天都和指挥中心、商务厅,以及能搭上边的政府部门进行协调沟通,希望能够把喜阳阳加入疫情民生保障的列表里,让员工能够正常回家吃饭睡觉,“每天都在打各种报告,我觉得我到最后都有点崩溃了。”疫情期间,马丽娜一直用“再坚持一下,春天一定会来的”来鼓励坚持上班的员工们,这也是她每天反复鼓励自己的话语。

作为公司领导,马丽娜现在回忆起当时的场景还觉得“和做梦一样”,她表示,管理层是职责所在必须要上班,但一线员工是自愿放弃和家里人在一起的时间,以及自身安全来上班,身上展现的责任感让喜阳阳“负责任”的企业文化得到了实实在在的践行。

提起疫情期间员工们的表现,马丽娜如数家珍。比如“疫情期间,电商部团队的业务量猛增,为了完成需求,员工们每天从早上9点忙到晚上12点,年轻的团队一下子成长起来了”。再比如“在快递小哥都不允许出行的时候,员工步行几个小时,顶着风雪顾客送奶粉”等等。此外,还有几位年轻妈妈,“抛家弃子”坚持工作。这些举动,在她看来,远远超出了员工本职工作的范畴,在此后的总结表彰大会上,一线员工、店长、中级管理人员等都得到了相应的表扬和奖励。

无论是一线员工还是中层管理,抑或是高层领导,疫情期间都为消费者和公司持续奋斗着,母婴人的奋斗和奉献,永远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