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家上市公司预减持化工行业占16.8%,华鹏飞资金紧张导致三股东萌生退意

 公司新闻     |      2020-12-02 23:10

  据飞笛科技统计,11月21日-11月27日期间,共有77家上市公司披露了计划减持的公告,较上周数量上升7家。涉及计划减持对象141个,其中有18家公司的实控人参与计划减持,占比23.7%,比例较上周有所上升。金发拉比(002762,股吧)(02762.SZ)的实控人计划减持比例最高,减持最高占比将达到公司总股本的6%。

  从减持时间分布来看,预减持公告发布最多的日期为11月21日,当日共有19家公司发布了计划减持公告。从减持公司的行业分布来看,计划减持公司数量排名前三的行业为化工(13家)、计算机(10家)、电子(9家)、三个行业合计共有32家公司发布了计划减持公告,占比达41.5%。

  整体来看,计算机、电气设备、电子等8个行业的计划减持公司数量出现上升,医药生物、建筑装饰、传媒等10个行业的计划减持公司数量出现下降。其中,计算机行业的计划减持公司增量最多,相较上周增加了6家。医药生物的计划减持公司数量下降最多,相较上周下降了3家。

  飞笛科技统计了11月21日-11月27日收盘时间区间内发布的上市公司公告中,计划减持比例最高的10家公司。分别为安利股份(300218,股吧)(300218.SZ)、三达膜(688101.SH)、金发拉比(002762.SZ)、汇金股份(300368,股吧)(300368.SZ)、华鹏飞(300350,股吧)(300350.SZ)、ST狮头(600539.SH)、阿科力(603722,股吧)(603722.SH)、星光农机(603789,股吧)(603789.SH)、扬帆新材(300637,股吧)(300637.SZ)、法拉电子(600563,股吧)(600563.SH)。

  以11月27日收盘价计算,10家公司总市值合计为515.15亿元,预计减持金额最高将达到29.82亿元,整体金额较上周大幅下降。预计减持金额占总市值约5.7%,与上周相比明显下降。从减持股东来看,金发拉比、阿科力、扬帆新材的实控人参与了计划减持。从减持金额来看,法拉电子的计划减持涉及金额最多,预计最高将达到9.67亿元。

  10家公司中,安利股份的减持比例最为惊人。若根据公司发布的计划减持公告计算,最高减持比例将达到公司总股本的10.25%,涉及金额2.76亿元。安利股份于11月21日发布计划减持的预披露公告,称公司股东香港劲达企业有限公司拟以集中竞价、大宗交易或协议转让方式清仓减持所持有的2224.9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的10.25%。

  在本次减持的两天前,安利股份的另一位股东同样发布了清仓减持的计划公告。11月19日,安利股份的股东香港敏丰贸易有限公司计划减持所持有的191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8.82%。若上述两位股东按照最大限额进行减持,安利股份在未来的6个月内将承受总股本比例19%以上的减持压力。

  据飞笛科技统计,自2019年9月25日以来,上述两位股东便开始连续发布计划减持,并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持续减持安利股份股票。2019年9月25日-2020年11月21日期间,香港劲达的持股比例由12.14%下降至10.25%,香港敏丰的持股比例由10.75%下降至8.82%。

  在此期间,安利股份的股价不降反涨。据统计,2020年以来安利股份累计涨幅高达58.70%,当前股价较2019年9月25日上涨35.37%。若以区间加权均价计算,香港劲达与香港敏丰此前减持分别获益4015万和4100万。

  根据安利股份发布的2020年三季度报告显示,公司2020年1-9月实现营收10.48亿,同比减少15.1%,实现归母净利润1704万,同比减少66.65%。

  在安利股份之外,华鹏飞的减持情况较为引人瞩目。华鹏飞于11月25日发布了持股5%以上股东减持股份的预披露公告。公司股东珠海安赐互联捌号股权投资基金企业(有限合伙)持有公司2900万股,计划于6个月内减持公司股份合计不超过286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的6%,占其持有股份比例的98.6%。减持原因为基金产品的运作需求。

  在本次计划减持公告发布之际,华鹏飞正处于麻烦不断的多事之秋。据公开资料显示,华鹏飞于2015年8月作价13.5亿收购了一家名为博韩伟业的移动信息化企业。而上述公司于2018年、2019年度开始出现营收下滑、业绩亏损的情况,并直接导致了华鹏飞2019年计提约4亿元的商誉减值,使华鹏飞2019年年度净利润为-5.28亿。

  值得一提的是,在2020年3月5日,华鹏飞曾披露《关于全资子公司涉及仲裁的公告》称,博韩伟业的重大客户中国邮政单方面终止《PDA合作协议》,并且拒付相关款项,导致了博韩伟业蒙受巨大经济损失。

  在进入2020年以后,公司业绩进一步恶化,根据公司2020年三季度报告显示,公司2020年1-9月实现营收3.69亿元,同比下滑23.34%,实现归母净利润仅420万,同比下滑79.36%。而华鹏飞的财务似乎也进一步陷入了恶化,三季度经营活动现金净流同比大降80%,导致公司不得不通过其他手段获取流动资金。

  2020年7月,华鹏飞公布了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筹集4亿现金的定增计划,11月18日华鹏飞收到了来自深交所上市审核中心所出具的《意见告知函》。随后11月24日,公司控股股东张京豫向深圳市高新投集团有限公司质押股份3950万股,用于偿还债务。11月26日,公司拟以两家全资子公司作为抵押向光大银行(601818,股吧)、招商银行(600036,股吧)分别申请不超过8000万元的综合授信。

  在此背景下,安赐互联捌号的清仓减持不免有些信心不足,提前离场的味道。值得注意的是,安赐互联捌号于2020年11月15日与华鹏飞的另一位股东——珠海安赐互联柒号股权投资基金企业(有限合伙)解除了一致行动人关系。而两者皆为安赐创业旗下管理的基金。安赐互联柒号当前持有华鹏飞2157.8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的4.53%。

  (作者:徐华清 编辑:包芳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