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岁男孩遭遇校园霸凌,被5名同学围殴致死,多

 行业动态     |      2020-01-03 20:52

如果不是儿子出事,45岁的老张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坐飞机。他是铁路上的一个接触网工。4月23日,老张突然接到妻子电话,让他赶紧回老家。当晚8点多,老张的三哥给他打电话说:“张凯没了”。老张的天塌了。

14岁的张凯,是老张唯一的儿子。张凯有两个姐姐,大姐前年出嫁,已经生了孩子;二姐考上了兰州的大学。而张凯上初二手表定制,学习不错,每学期都能拿回三好学生奖状。老张每次与妻子视频通话,都要听一听儿子喊“爸爸”,这让他很安心。

老张下飞机时已经是4月24日上午。他着急去看儿子,却被亲戚们拦住了,劝他“把孩子最好的印象留在心里。”老张在医院附近的宾馆见到了妻子,妻子手里仅仅拿着一副眼镜,那是今年春节刚给儿子买的。

妻子跟老张说了儿子的情况:他头盖骨被打破了,左眼角的骨头骨折,后背上的肋骨骨折,下体肿的有两个拳头那么大。老张想不明白:这些打人的学生,为什么要对自己儿子下这样的毒手。

妻子何女士说,事发当天下午1点20分,儿子骑自行车去上学,走之前还帮她从墙上拿下了苞米。一个小时后,班主任谢老师给她打电话说“孩子被人打了,在吐。”何女士赶紧打车去学校,看到儿子在学校大门值班室,脸色惨白吐了一地。

殴打张凯的学生之一苏某,和他的父亲也在值班室。何女士与苏某的父亲一起,将张凯送到了医院。在车上,何女士问儿子怎么被打的,儿子说:“在校外打了一会儿,在厕所打了一会儿。”

医院的医生检查后,说张凯“生命垂危,非常危险。”为了救儿子,何女士和家人将他送往兰大二院去抢救。在救护车上,张凯的大伯拍了下视频。在视频中,张凯双眼微睁,鼻子里插着氧气管。

兰大二院的医生也没能救回张凯。抢救了一个小时后,医生对何女士说:“孩子没救了”。报告显示,张凯的头骨骨折,有血肿;蛛网膜腔出血,左侧脑室积血,小脑半球挫裂伤;双肺挫伤,肋骨骨折。家人给张凯接尿管的时候发现,他的下体肿成了两个拳头大。

有同班同学赵云目击了张凯被打的过程。他说,当时学生们都在等着校门打开,5个同校的学生站在一起,其中一个畅某对另外4人说:“张凯最近皮犟得很,咱们到后面教育下他。”

随后,张凯推着自行车跟着他们后面去了。赵云和几个同学,也跟在后面去看。5人将张凯围住,苏某问他有没有拿张某的耳机,张凯说没有,苏某对着他太阳穴就是两拳,然后又开始乱打。

随后,苏某又问他拿没拿耳机,张凯仍然说广州钟表定制没有。旁边的畅某对王某说:“你上去打!”王某对着张凯的脸打了两拳。随后畅某朝着张凯的肚子打了几拳,接着苏某又打。打了七八分钟,张凯一直站着不敢还手。

后来,赵云离开现场去学校了,因为惧怕也没敢阻拦,没敢告诉老师。后来张凯进到教室后,趴在桌子上,不断撕扯自己的头发,还用拳头砸自己的头。张凯的同桌问他怎么了,张凯说没事。在教室坐了十来分钟后就出去了,再没有回来。

事发两天后,有同学在网上发帖纪念张凯。同班同学任雪说,张凯在班里比较受欢迎,他“调皮好动,喜欢和同学玩。”另一个同学说,张凯在班里不欺负人,也不喜欢跟这次打他的同学一起玩。

5月3日,张凯的老家里,老张站在屋檐下沉默,他的妻子何女士躺在屋里的床上,偶尔痛苦地呻吟几声。老张转了转头,最终没有进屋。他把烟塞到嘴上,狠狠吸了一口。屋里,何女士已经在床上躺了七八天,除了被女儿搀着去厕所外,没有下过床。

老张回想,孩子长这么大,就只在去年打过一回。当时张凯不听妈妈的话,老张气急动了手。他说:“现在我就想,当时为啥要打他啊,怎么就不能好好跟他说?”说着说着,两行浑浊的眼泪就流了下来。

打人学生的家长,曾几次上门慰问,可老张不想见他们,躲在儿子的房间里不出来,“听着他们讨论赔偿,我很难受。”老张说:“我挣钱是为了孩子,可孩子没了,你就算给我金山,我有啥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