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互联网的中年危机,也是你的危机

 行业动态     |      2020-01-10 16:22

2017年1月20日,美国,伊万卡·特朗普与丈夫、孩子们走出国会大厦。该图为设计图。/Getty Images

曾经平等、自由、开放、去中心化的互联网正在一步步沦为以收割用户信息牟利的孤岛,你我被异化为大数据营销中的一点点流量。

1989年3月12日,欧洲核子研究中心(CERN)的软件工程师蒂姆·伯纳斯-李向上司麦克·森道尔提交了一份文件——《信息管理报告》(Information Management: A Proposal)。

在报告中,年轻的蒂姆·伯纳斯-李设想了一种信息连接的结构:不同的计算机通过被称为“超文本”的新技术来共享信息,从而提高同事们的工作效率。

出人意料的是,森道尔并没有立即接受这份提案,而仅仅在封面上标注“模糊但令人兴奋”。直到一年以后,森道尔才设法让蒂姆·伯纳斯-李投入工作。

同年年底,第一个基于HTML(超文本标记语言)、URI(统一资源标识符)和HTTP(超文本传输协议)技术开发的页面成功上线。

进口手表 1991年,CERN以外的世界也加入这个新的赛博空间,万维网(World Wide Web)正式诞生。

尽管我们已经习惯了时时刻刻网上冲浪的生活日常,但严格来说,互联网和万维网在概念上并不完全等同。

互联网指一种联网技术,万维网则是由众多互相链接的超文本组成的系统。万维网的出现让人类跨越原子时代进入信息时代,它重塑了互联网的形态,也改变了全人类生产、组织、传播、接收信息的方式。

在过去30年间,万维网融入我们生活的每一寸肌理:资讯、社交、游戏、娱乐、购物、出行、外卖、支付,我们与数字化生活热情拥抱,我们在现实世界中数字化生存。

在这个宽泛意义上说,万维网就是互联网本身。它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发明,是现代世界里的普罗米修斯火种。

在蒂姆·伯纳斯-李的设想中,互联网应该是一个开放的平台,所有人都可以在这里自由平等地交换信息,地理和文化上的差别不再是区隔你我的枷锁。

2017年3月,蒂姆·伯纳斯-李在《卫报》上发表文章,称自己对如今互联网的发展趋势感到越来越焦虑。

垃圾信息、情绪操控、网络极化、假新闻、僵尸账户、隐私侵害,“个人数据信息不再受自己控制”。

他指出,去中心化是自己在设计万维网结构初时最重要的核心准则,但现在,互联网却变得中心化、孤岛化,这不是技术问题,而是社会问题。

知名程序员、互联网评论者霍炬撰文评论:“企业除了决定人们能看到什么,还可以用更巧妙的方式决定如何看,最终可以微妙改变人们对很多事情的态度。”

系统正在失效,大众的负面情绪被激活,但有人却以此牟利。推特创始人杰克·多尔西亦多次抱怨,点赞功能“并没有给互联网带来什么积极健康的贡献”。

他透露,当时的界面设计团队是基于和公众对话服务的考虑才加入点赞功能,但现实的情况远比想象之中复杂,点赞被营销公司利用,后者通过大量僵尸账户为自己的推文点赞转发,造成舆论环境的日益恶化。

曾经平等、自由、开放、去中心化的互联网正在一步步沦为以收割用户信息牟利的孤岛,你我被异化为大数据营销中的一点点流量。

我们自愿放弃隐私,以换取大平台提供的便利体验,从而形成了今天这种扭曲的互联网商业模式。

霍炬认为,互联网的集权化不是单靠技术或产品便能解决的,但在蒂姆·伯纳斯-李看来,互联网仍然存有一线修复的可能性。

他发起了拯救互联网的行动计划,号召全世界的政府、企业和个人签署旨在保护个人权利的《网络契约》(The Contract for the Web),以保护互联网不再被滥用为“数字反乌托邦”,并确保其始终惠及人类。

《网络契约》由80个组织潜心研究了近一年时间,分别针对政府、企业和个人提出了三项原则:

政府须尽一切努力确保人们拥有上网自由,且每个人都应该拥有访问和拒绝或撤销处理他们个人数据的权利;企业则必须让互联网更容易访问,为残疾人和小语种用户开发网络服务,为用户提供便于访问隐私数据的设置面板,并更广泛地评估其产品技术的传播带来个体福祉受损的风险;个人应该用丰富的内容促进互联网成为一个安全、友善、有价值的线上空间,倡导人人为建立一个更开放的互联网而战。

包括脸书、微软、谷歌、DuckDuckGo、Reddit、电子前沿基金会、法国、德国、加纳和亿万富翁理查德·布兰森等160多个组织机构和商业领袖对此表示支持。

蒂姆·伯纳斯-李强调:“将互联网推向错误方向的力量一直非常强大。控制网络是获取巨额收益的一个途径。人是互联网的重要组成部分,只有人们才有动力去要求公司和政府承担各自应承担的责任。”

另一方面,脸书、推特、Instagram和YouTube等主流社交网站都在以不同方式削弱点赞功能。

2019年11月11日,Instagram首席执行官亚当·莫塞里宣布美国将成为继加拿大、爱尔兰、意大利、日本、巴西、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之后第8个隐藏点赞数量功能的国家/地区。美国是目前Instagram最大的市场,用户数量超过1.06亿。

莫塞里表示,隐藏点赞数量是为了消除用户分享时的紧张感:“我们不希望Instagram变成现在这样,它应该是人们愿意花费更多精力与他们所爱的人、关心的事情联系在一起的地方。”

调查发现,在Instagram隐藏了点赞数据的国家,许多网红的知名度出现明显下降。/HypeAuditor

《华尔街日报》此前分析,Instagram只让用户看到自己的点赞数量可以减少他们争取表现的压力,让用户可以自由地讲述自己的故事而不是与他人竞争。

美国心理学会2019年3月公布的一项研究表明,95后的焦虑情绪、自尊心下降等问题正是在2011年——Instagram推出的这一年——以后才显著剧增。

手表定制 心理治疗师莉兹·比克罗夫特认为,正因为人们分享的是照片,他们才容易将自己的生活方式、外貌等因素和他人作比较。当人们得不到足够多的点赞数量时,会觉得自己不受重视。此次改动将回到应用程序的“初心”——分享生命美好时光。

西谚有云:Technology will not save us, humanity will. 如果你也需要一个更直面自我的互联网世界,或许你可以比大公司先行一步,在搜索框输入“demetrication”(去数量化),查找相关的浏览器插件,武装自己的数字化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