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在沈从文的“湘西世界”里,原来只

 公司新闻     |      2020-01-11 19:31

在湘西苗族民间流传的故事传说,是沈从文小说里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沈从文也通过这些故事,构筑起一个地域性特色非常鲜明的“湘西世界”。但是这些民间故事并没有全部出现在沈从文的小说里,换句话说,沈从文在选取湘西民间故事时,并不是“照单全收”的,而是进行了很大的取舍。他小说里的湘西民间文化和湘西真实的民间故事是有很大差异的。

如果没有沈从文的一系列小说和其他文学作品,世人恐怕就不会知道这个位于湖南西南部,犹如桃花源一样的湘西世界。就像如果没有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英国作家詹姆斯·希尔顿的《消失的地平线》,人们就很可能不会知道人间仙境香格里拉一样。

很多人都是因为沈从文的文学作品,才知道了湘西,才会去湘西旅游,寻找那个唯美又充满了些许忧伤的“世外桃源”。其实沈从文小说中的湘西世界和现实中的湘西是不一样的,这在民间故事中表现得最突出,也最明显。

有一些湘西的民间故事和传说,在沈从文的作品里,是完全没有的。如苗族起源和祖先传说,在各个民族的神话传说里,起源或祖先来源故事都是必不可少的。苗族同样不例外,主要有两种起源传说。

一是“十二蛋”传说,很久以前陆地上只有一个女子,浑身上下都带有香气,她是从充满了香味的大枫香树里生出来的,当时大风肆虐,她最后被吹到了一个山洞里,原来里面住着风神,后来她和风神生活在一起,生下来十二个金蛋,请当时最大的吉昱鸟进行孵化,最终孵出了陆地上所需要的各种动物和人类。

还有一个是“龙人”传说,在古代的时候,大地上和水中什么生物都没有,最先出现的龙人,在漫长的演化过程中,才慢慢变成了人的样子,成为苗族人的祖先。

这两个起源传说,在沈从文的小说里从来没有出现过,从小在湘西长大,对湘西民间文化即使是耳濡目染的影响,也都是非常熟悉的。如果以此判断沈从文对此不知道,或不了解,就太过于牵强了。但是在他广州钟表定制的作品里,这些都没有出现,只能说是被他有意忽略了。

在湘西有很多反映当地民俗和节日的故事传说,在沈从文的小说里,也有一些被采用,如《冬瓜》,冬瓜本来只是人们日常生活中常见的蔬菜,却总被被狐狸偷走,后来人们想到一个方法,在冬瓜上画一些吓人的图案,结果不但狐狸不敢来了,就连狼和其他野兽都被吓得不敢再来危害百姓了。

此外还有《一根藤》等,也是类似的故事,只是这样的故事在小说里非常少,而且也不像民间故事那样丰富,如当地非常好盛行的民俗传说,“龙洞”,“落洞”和“草标”故事,分别是龙王,洞神和青年男女相爱的传说,沈从文也没有在小说里提到过。

类似还有反映节日的故事,如英雄崇拜的“四八节”,男女青年通过一只绣花鞋相爱的“赶秋节”,也被沈从文有意回避了。

沈从文为什么会有意不把这些具有湘西地域特色的民间传说写进小说里?详细阅读他小说中的民间传说,就会发现,沈从文选取的故事,大部分都是以人的故事为主体的,而且都是反映当地人朴实单纯,忠厚讲诚信的品德,或浪漫的爱情故事。

如《月下小景》中,因为当地的民俗规定,女子要和一个男子恋爱,然后和另一个男子结婚,导致两个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最后酿成的爱情悲剧。但沈从文经常是这样处理的:

沈从文的小说里,采用了大量这类反映当地民俗中的一些陋习和对美好生活或爱情的追求。都反映出他身处大都市里无所适从,同时想回到故乡又充满了矛盾的心理状态。

沈从文曾经说过,他在写小说时,曾经专门把故事摘录分类,然后进行比较研究,最后写进小说里。而在运用的时候,沈从文是有意把以“人”核心的湘西民间故事,以小说的形式,在他的作品里大量呈现出来。

湘西丰富的民间文化,孕育了沈进口高档手表从文的文学基础,成全了沈从文的文学成就,同时也正是沈从文的巨大文学成就,把非常具有地域特色和苗族文化的湘西推向了全国和世界,二者是互相成全的。

创作中讲究艺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方法,出于文学创作的意图,沈从文在小说里,对湘西民间传说进行了非常大的选择性调整,这样一来,他作品中的“湘西世界”,和充满了苗族民俗文化的湘西是不一样的,湘西民间传说,在他的文学作品里,只是一个局部的缩影而已,恰好成为这种创作规律的一个显著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