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号房事件”凶手的发言稿:“我喜欢公益,会保障人们安全”

 公司新闻     |      2020-04-03 17:10

韩国“N号房事件”仍在持续发酵,这是74名少女的炼狱,是26万畜生的集体性侵,在这起事件面前,其他的恶性事件似乎变得不再离奇。

这几天,登上各处热搜,被网友们高度关注的,都是“N号房事件”,“N号房事件”究竟是什么,是一名高学历男性的网络性犯罪活动,26万人在聊天室共享非法的性犯罪、性虐待视频。

这26万人,在一个个聊天群里纵情狂欢,把被胁迫的女性当作取悦和满足自己的“性奴隶”,他们用尽各种手段逼迫他们拍摄各种色情甚至是变态的视频。

但凡有点良知的人,了解了事件始末后,都会气到浑身发抖,人性之恶,真的超乎我们的想象。

这些人的手段残忍到了什么程度?逼迫受害者食用排泄物,在她们私密处插剪刀,让她们在皮肤上用到刻上“奴隶”二字,等等,所有你能想到的,你不能想到的,他们都做了。更令人出离愤怒的是,这样的不能称之为“人”的恶魔竟然还在为自己洗白,甚至认为那些女孩才是荡妇,自己是无辜的。

不仅如此,“N号房”还设置了入群门槛,每一个入群的人都要向群主提供一段新录制的色情影像内容,影像哪里来,可以是偷拍,可以是自制,于是,为了入群,这些人将魔爪伸向了身边的人,他们通过偷拍熟人、诱拐、强迫成年或者未成年人录制这些影像。

为了防止女性们的反抗,他们通过冒充警察、经纪人等方式获取女性们的私密信息,并以此作为威胁。那些天真的女孩一开始是为了保护自尊,之后便是步入深渊,再难逃脱。

26万人,意味着韩国每100个男人中就有1个在做着如此勾当,这个人或许就是你身边的同事,出租车司机,女孩的父亲,妻子的丈夫,等等,细思极恐。

就在前几日,如此恶行的幕后推手被曝光并逮捕了。这位“博士”叫赵主彬,才25岁,毕业于仁荷工业专科的大学信息通讯专业,成绩很优秀,还多次获得奖学金,在校时做过校报的编辑工作。

人心真的难以揣测,谁能料到这位母亲眼中的好儿子,老师眼中的好学生,竟然是一个活在人间的恶魔,如此行径,绝不是一个哪怕稍微有点善意的人都做不出来的。

恶魔一经曝光,媒体开始对他深挖,这一挖,大家都变了色,原来这恶魔不仅有着高学历,更是许多人眼中的“优秀男人”,关键是,他还是一名“公益爱好者”,是身边的“好人”。

他曾说:“我将志愿服务视为生命的一部分”,在被媒体公开的文章里,他写道:“大学生更应该努力保障学生的安全”。

就是这样一个满嘴仁义道德,看似爱心满满的人,实则禽兽无疑,真的,身边的“好人”未必是“好人”,甚至我们应该离“好人”远一些,想来实在让人恐惧,更是会让那些真正心怀善意,无私奉献的“好人”寒了心。

看到如此消息,受害人将他恨得牙痒痒,直言:把他在监狱关到死,想必这不仅是受害者的心声,是所有善良,为此事愤懑不平的民众们的心声。

近日,一位受害者现身说法,她说:“出门时,我不想让任何人注意到我,因此全身包得密不透风,连夏天也一样。甚至在梦里,我仍然会想到这一切,很恐惧万一影片外流,会发生什么事,我的SNS(社群网络)会传来几千则讯息。”

当她听说这些非法共享的色情影片也会写下女子的姓名、电话和地址,看她影片的人会知道她的长相,让她随时活在恐惧之中。之后,她改了电话号码,甚至搬了家。

这就是26万禽兽,这个看上去与常人无两样的幕后推手,让这些受害者活得战战兢兢,甚至忘了活着是什么滋味。

受害者说,因为如此惨痛经历,她身心都受到了巨创,她无法入眠,没有食欲,她同时患上了躁郁症和忧郁症,她无处无说,没法解救自己,她甚至连家门都不敢出,怕被跟踪。

赵主彬,一面佯装着好人,一面却疯狂兜售未成年人色情影片,还残忍威胁,他毁掉的不仅仅是一个个的花季少女,更是一个个的家庭。

他也有母亲,也会有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甚至以后也会有女儿,可是,就因为这些女性和他没有关系,不是他的亲人,他就将他们视为玩物,摧毁她们。

如今,受害者不仅希望他在监狱里被关到死,更希望其他受害者能出面,说出罪行,让嫌犯可以被重判。真的,这样的禽兽,死多少次都不足惜。

这几日,韩国请求公开26万成员个人信息的呼声越来越响,请愿人数竟突破了260万,与“N号房事件”有关的请愿人数更是超过了430万。毕竟,这世上,人多过“禽兽”。

当然,韩国警方已经将“博士”赵主彬的信息公开示众,成为了韩国首个因性犯罪被公开示众的罪犯,同时,侦查机关承诺,会将此事追查到底。

看到这里,突然感到一阵无力,罪犯纵然将受到应有的惩罚,只是那些受害者此生都将无法走出这段骇人的阴影。

真得,身边的“好人”再“好”,也请保持距离。真正善良的人,不会莫名来靠近你,也不怕被误解,而那些人面兽心的人,“善良”不过是用来遮掩他恶行的面具罢了。

当然,在提高警惕,保护好自己的同时,也请相信,正义终会战胜邪恶,善良之光终将点亮每一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