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产的冷淡,不仅仅是住房上,还有附属商铺也惨遭牵连

 公司新闻     |      2020-07-05 12:25

就拿我们城市为例,是一个经济实力三线城市的一个省会城市,大学城10平米左右的临街旺铺转让费就高达8万元之多,城边商场的沿街商铺单价在3万左右一平米,铺面还是很一般的位置,就这类商铺在我们这个普通工资3500左右的城市,已经算高的望尘莫及了,更不要说城中心购物圈商铺的价格了。

其实在疫情之前,很多商铺都是无数人眼中的“摇钱树”, 其实在我们这种三线省城,最大多的消费就是生活消费,所以做一些餐饮和杂货商铺是非常受欢迎的,在很多中心地带,商铺的单价几乎是周边住宅的2~3倍之多,所以商铺是非常抢手的,很多生意一般的商铺转让起来也是相当方便,大型商场几乎只有饮食的楼层才是生意最为火爆的地带,相比于做服装商铺,餐饮业可谓是真正的一铺难求。

虽然疫情带来的冲击是不可忽视的,但是对于餐饮来说,最大的打击就是在关门期间的成本将太多没有忧患意识的小店都生生压垮了,这并不是说生意不好顶不住压力,而是经营的模式就没有考虑这类不可抗力因素带来的影响,如果有这种应急考虑,很多餐饮是不会走到倒闭这一天的。

最为致命的就是当面临倒闭准备转让的时候,却发现再也没有过去那样一铺难求的现象了,大家都不愿意在今年花钱创业,钱都在手里不愿意花出去,所以很多店铺也是这样被拉胯了。

但熬过来的餐饮店面却迎来了一段时间的高潮,虽然饥饿营销在餐饮业中并没有那么适用,但是因为疫情的时间确实太长了,在解封之后,还是有一段时间,大部分餐饮业都迎来了自己这一年的第一春。

其实不仅仅是疫情的因素导致了此次商铺的销售惨淡,还有一点就是租金税的到来,也是重要的影响因素,国民的内需其实已经形成了逐年固定的增长,所以租金税的到来是早几年就已经传言要施行的,但是迟迟不到来,其实租金税对于商铺和出租住宅的打击是很大的。

租金税不像是房地产的契税那样一次性收取,而是按月缴纳,租金税的缴纳金额是根据你的收租金额决定的,商铺就很有可能适合营业额相关,所以挣得多交的多,挣得少交的少,相对的商铺的价格可能会有一定程度的让步来平均这部分支出,但还是不会太多的。

商铺在多重影响之下,变得和房子一样,越来越正规了,上涨的不是起步资金,而是后期的租金和运营成本,这就会导致一些不良的商家低价拿房高价转让,以此来赚取差价,给后期的优质商家太高的入行门槛,抑制了优质商户的创业积极性,这种“小聪明”的行为在以后必将是被抵制的。

关注我不迷路,带你了解更多房产资讯!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 ,记得评论、收藏并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