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密接触聚焦消防:外国留学生首进军营当消防员

 公司新闻     |      2020-09-21 21:16

  中新网8月14日电 15日晚19:00,央视中文国际频道暑期档大型互动节目《2015我与中国第一次亲密接触》,将首次带领8位外国留学生走进消防中队,与消防员一起生活、训练。他们通过亲身体验和近距离观察,认识和了解这些平民英雄的职业选择和非凡事迹,并因此结下了真挚的友谊。

  消防员马海超:他的北京就是28平方公里

  这8位外国留学生前往的是北京市海淀区消防支队采石路中队 ,与他们一一结对的,也都是和他们年龄差不多的消防员。紧张艰苦的训练一度让这些留学生们无所适从,一些看似刻板的规定,也渐渐从不可理喻变得理解接受。两天短暂的相处,也让他们对中国军人有了更深的认知。

  消防队员马海超今年20岁,来自河南许昌,是家中独子,兵龄两年。报名参军的时候,有多个兵种可以选择,但他向往真正的实战,于是选择了当消防兵,虽然它被认为是和平年代最危险的兵种,并遭到了父母的反对。

  马海超是供水班战勤员,他的日常任务是熟悉辖区所有消防栓的位置,因此他比别的战士有更多外出的机会。马海超熟练记住了辖区28平方公里的930个水源点,和重点的80个单位的名称和位置。出警的时候,马海超还有带路的任务。在较大的火灾现场,马海超要准备提供水源点。来自印尼的搭档林宜龙问他:那你去过五道口吗?马海超说:没有。林宜龙明白了:他的北京就是28平方公里。

  两天的体验让林宜龙改变了观点:原以为自己够爱干净的了,被子叠得很整齐,结果发现根本不能和消防员们比。他不明白被子怎么就能叠成那样;原以为消防员也就平时练练,偶尔才会应对火灾,可能一年就出警一两趟。结果马海超告诉他,一年能出七百多趟。

  马海超说,他印象最深的是去年一起交通事故,两辆车相撞,拉那个遇难司机出来的时候,看到在地下有一张司机一家三口的照片,当时他真的很心疼。“他们面临的是跟生命有关的工作,所以我觉得他们做的事情真的非常伟大。”林宜龙说。

  救火只是消防员工作的一部分

  来自波兰的严立行第一次走进中队,消防员们工作、行为方式以及穿着的制服,立刻让他感受到了军营的气氛。换装入列,他甚至觉得自己也是他们当中的一员。“我们需要完成艰苦的训练,注重细节,做到完美。除了救火之外,消防员们还需要处理各种事故。救火只是他们工作的一部分,但仍然是最危险的一部分。”严立行说,他的家乡只有差不多6万人,有一个大小和这个差不多的消防队,而采石路中队要负责25万人,“一定是非常非常忙的,有很多工作”。

  爬消防云梯时,严立行遇到了更大的挑战。他从小就恐高,站在阳台上腿都会颤抖。消防员示范的时候,严立行感受到了他们工作的危险性和肩上的责任,内心的勇气终于被激发起了出来,战胜了自我。

  严立行说,这两天真的是一个很珍贵的经历。“我和他们一起生活、一起吃饭、一起训练,一起做所有的事情,我真的感觉到我了解了这些人,他们是怎么生活的,他们有多了不起,尤其是和那些更关注钱的人或者更关注自己的人比起来,他们充满着帮助别人的热情。”

  来自多哥的东方祺在训练绳索攀岩的时候,差点放弃了,因为“一看下面感觉头晕”。一想到整个楼都会有烟、有火,你看不清前面有什么,还有人敢进里面,觉得做消防员真的是件了不起的事情。

  来自乌克兰的艾丽娜第一次穿上制服做早操、练习列队、报数,觉得所有东西都是新鲜的。消防队员教他们如何快速穿上厚重的消防服,还有救火时专用的鞋子,艾丽娜用时大概只有20到30秒,获得了第一名,大家都纷纷向她祝贺。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了警报,消防队员迅速出动,留学生们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消防车已经开出去了。之后询问才知道,发生了电线损坏,街上着火了,情况紧急还很棘手 。艾丽娜这才真正明白消防员们一直都是冒着生命危险,而大家能做的也只是对他们说一句“注意安全”。

  梅丽莎之前根本不知道消防员的工作那么难,只觉得他们穿上制服很帅。在练习爬梯时,她一边爬一边看下面,心想如果我每天要爬这样高的梯子去帮助一个我不认识的人,会吗?我觉得我真的不会做。“他们真的很勇敢,是我心目中真正的英雄。“

  安东雷发现在军营里什么都有规定:不管是你的被单、你的床应该怎么整理,你的牙膏牙刷应该放哪里,朝哪个方向,什么在下面什么在上面,你的被子要叠得方方正正,有棱角。而他的教官不会把那些规定看成限制。“那些规定可能很有效,如果你要找一个东西,你就知道它在哪边。”而队友们之间的关系和气氛都很好。他们相信彼此,然后一起做事情。不用说话就可以了解彼此。他们不会觉得今天又救了好几个人,就认为自己很优秀,很骄傲,而是很谦虚,很善良,认为这是应该的,只是我的工作,每个人都应该要这样做。

  安东雷说,以后在路边看见一些消防队员,我可能会跟他们打一个招呼什么的,以表达我对他们的尊重。

  回忆是你给我的最好礼物

  来自四川大竹的周星宇27岁,已经当兵10年。 他曾参加过汶川抗震,并立了三等功。在短暂相处的时间中, 严立行肯吃苦肯学,让周星宇看到那个在地震和火灾现场上的自己。

  临别的时候,周星宇为严立行准备了一个绿色军用包,包里有一双手纳的鞋垫。这是他妈妈做的,一共三双。“我妈妈干活太多,她的手已经拿不动针了。前两双我穿破了,只有这双舍不得穿,就送给你。”严立行张开嘴巴说不出话来。“那我能给你什么呢?”周星宇说,“回忆是你给我的最好礼物。”

  正式道别的时候,“教官”郑霓瑟带着七位选手慢跑进入运动场。“立正”、“稍息”、“报数”,平时萌萌、讨兵哥哥喜欢的韩国女生做出特别严厉的样子。选手们真有范!消防员们赞叹,快能以假乱真了!

  但郑霓瑟在指手画脚,让选手重新做动作,重新报数。大家一头雾水。她突然大声说: 我对你们不满意, 我让你们跳舞!于是, 八位选手蹦着唱着,一起跳起了《江南STYLE》……跳完之后,选手全都站定,立正,向消防员行军礼。消防员还礼,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在和消防战士同吃同住的两天时间里,留学生们也渐渐明白了为什么他们生活中有那么多看似苛刻的规定:吃早饭的时间只有两分钟, 还包括刷盘子;晚上从洗澡到熄灯不许超过15分钟等。因为他们要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把自己能控制的事情做到最快,这意味着他们可以节省出救人所需的宝贵时间。

  郑霓瑟问她的搭档黄禄通,是什么让他一直坚持消防工作呢?黄禄通说,去危险的火灾现场去救人,看到市民们对自己表示感谢,在这个过程中可以体验到满满的成就感,很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