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者”有些尴尬,少一点侃侃而谈,多一点

 公司相册     |      2019-12-30 13:03

时下,环保被公众理所当然地认为一种时尚。环保,意味着你品位高尚,性情善良,胸怀开阔。可是何为时髦?发展至今,想必也没有人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时髦了,可能多数人在做的事便是一定不时髦的。就拿环保而言,你是高档手表少数的环保人,你就时髦。等到进口手表人家都来种树了,你便没了意思。虽然你是一个环保主义者,可你也弄不清这是什么主义。

不可否认,而今一些所谓的环保者却总易迷失在价值雾都里,常常寻思捡那些丢不完造不尽的垃圾有什么用?垃圾又将何去何从?环境诚可贵,现实价更高,若为方便故,二者皆可抛。的确,我们不愿意回到茹毛饮血的时代,尽管嘴上时常慨叹怀念曾几何时的一种意境:故乡的雨水倒影和樟树的浓郁芳香,陈旧的建筑、青砖街面,院子里种着的大簇月季和金银花,青石板上依附的苔藓,纵横交错的河道,淡至隐约的微光……镜头一格一格地凝固,一切的一切似乎早已成为过去式。显然,人们多半既不愿牺牲,也不愿委屈,只有寄希望于高科技,于这个那个主义。于是乎,更多的时候只是坐在房间里冥想着河水变清、树木变葱郁……

的确是尴尬。我们成立环保组织,宣传环保口号,可实际行动却寥寥无几。对于环保,我们仍是一群压根儿不认识它的陌生人,跟它谈“主义”,就如信口说某美女是我女友,名义上荣耀光彩,实际却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人。但反正大家都知道有这么个人,很多人都崇拜她,倘若不掺和一下就显得太落伍了。

“主义”的出现将好端端的手脚给缚住。环保者成为“环保主义者”,自此便套上了枷锁。如果你真心搞环保,就别再跷着腿大侃什么“主义”,你听到的是环境的啜泣,看到的是它的血迹。世间万物成全了自身的完整,不再属于人的承载体,要被迫蒸腾出乙醛、二氧化碳、垃圾废气、污染颗粒……它们显出一种真实的尊严。

也许只有在这样短暂的时刻,人才能真正看清出自己的处境。不仅仅是生活的处境,亦是宇宙、万物、世间的处境。